推荐资讯

对鲁肃的忧虑丝毫不挂心上两人正说着忽阵破空声显然是辽军继续放

发布时间:2018-05-31 17:15 浏览:
“不不,听到听到,只是…………”急急解释一通,蔡瑁望了望左右,犹豫说道:“军师大人,若是使用火箭,火油恐怕消耗甚大啊!”
 
    “此乃主公指令!还不快放!”原来来人不是别人,竟然是庞统,而蔡瑁还不知道,就在庞统身后,夏侯霸已经推着轮椅上的李林缓缓的到了这水寨前端。
 
    “主……主公!”李林自打病情恶化以来便很少出营帐了,一直都是在帐内统领全军,不过今日竟然出来了,还走到了这水寨的前军大门,倒是让蔡瑁已经,蔡瑁立即拱手道:“主公!此乃江东兵马先来试探,末将足以阻挡了!主公还是回去歇息吧!”
 
    “想不到竟仍能遇到此事!”李林没有接蔡瑁的话,看着不远处江面上的大雾,听着这喊杀之声,李林不免心中想笑,从小就学习啊,小学课本里面就有,别说课本,小时候爷爷就给我讲过这个故事啊!
 
    李林转过头来,望着满脸惊诧的蔡瑁说道:“如此良机,不可轻失,若能除去一劲敌,便是用尽营中所有火油,那又如何?”
 
    劲敌?蔡瑁显然有些不明白,疑惑的说道:“禀告主公!营中库藏,却无火箭,若要临时…………”
 
    然而话还没说完,却被李林打断,立即厉声到“你有工夫说这话,还不如速速下令!”
 
    “诺!”虽然不知道李林为何执意要用火箭,可是蔡瑁那里敢违背,当即叫其弟蔡中领人至营寨库藏之中,取来火油。
 
    得令的蔡中自然不敢怠慢,当即领人前去取火油,趁着这工夫,李林皱眉问道:“德佳,眼下放了多少支箭了?”
 
    揣着心中万般不解,蔡瑁望望左右,粗粗一算,恭敬说道:“差不多半个时辰了,依末将看来,最早抵达此地的将士,亦最多射出十余箭,其余将士陆续而来,要少一些,粗粗一算,恐怕有六、七万支!”
 
    “眼下已有六、七万支了?”李林眼睛一瞪,面色有些不太好看。
 
    “额,是的!”蔡瑁下意识缩了缩脑袋。
 
    六、七万,没记错的话,诸葛亮借箭是要借十万支吧,用那些草船,眼下他最多得了两三万,还有机会…………
 
    “主公!”望着李林低头沉思的模样。蔡瑁指指左右众辽军,犹豫说道:“眼下,还放不放箭?”
 
    “放!徐徐放,不必心急!”皱眉想了想,李林厉声道。
 
    不一会,就看着一大帮的人马飞一般的赶了过来,为首竟然是赵云,到了李林身边,顺带还带来了一股刺鼻的火油的味道,赵云立即道:“主公准备的差不多了!”
 
    “好!立即给我放!”李林面色好上一些,立即下令道。
 
    “诺!”
 
    “额?”蔡瑁傻呆呆的看着赵云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数万支的已经做好的火箭,就差点火了,而赵云则是直接无视蔡瑁的存在,立即命人将所有弓弩手的箭矢全部换掉,换成火箭。
 
    “这……这是……”蔡瑁不知所措的看着这一切。
 
    一旁庞统淡淡一笑,缓缓道:“主公刚刚接到有人禀告江上大雾,却从江东方向有暗杀之声传来之时,便命赵云将军派人准备了,不到半个时辰,也就只能做出来这些了!”
 
    “额?哦……”蔡瑁满头的问好傻呆呆的看着在旁操作的众人,自己这个水军都督直接就被晾在一旁了,很是尴尬…………
 
    “草船借箭,我他妈让你借!”李林恶狠狠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一幕,不一会,冲天的火箭飞起,直奔这大雾之中的喊杀声而去,李林脸上露出了邪邪的笑容,不过心中也叹道:“自己还真他妈傻,怎么忘了赤壁之战还有这些个环节,耳熟能详的故事,自己竟然给忘记了,草船借箭,蒋干盗书,苦肉计!火烧连环船啊!奶奶的!诸葛亮,你要是躲在这大雾中的小船里,看老子不烧死你!我让你接,我让你跑!”
 
    而李林在心中大骂着的主公,如今正在江上一只船中,与江东参军鲁肃饮酒。比起有些战战兢兢的鲁肃,诸葛亮倒是一脸安然,一面饮酒。一面与鲁肃谈笑,倒是颇有些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气质。不过,诸葛亮自是泰然处之不假,鲁肃却有些受不了了,勉强敷衍着诸葛亮的谈笑,耳朵死死倾听着李林水军营塞的动静…………
 
    见鲁肃这番模样,诸葛亮轻摇羽扇,椰愉说道:“子敬,莫非是我这珍藏的中酒水不美?”说着,他指了指放置在案上的酒盏、酒壶,这可都是诸葛亮自己带来的珍藏的佳酿。
 
    “真不知孔明哪里来的好兴致!”苦笑着摇摇头,鲁肃惊声说道:“你方才叫将士击鼓,倘若李林令人出战。我等皆束手待擒矣!”这样的时候,就算是琼浆玉液放在鲁肃的面前,鲁肃都是难以下咽啊!
 
    “呵呵!”诸葛亮淡淡一笑,坦然说道:“子敬莫慌,此等浓雾之中,我料那蔡瑁必然不敢出战,唯恐遭到我军埋伏,子敬尽管放心饮酒取乐,待再过小半时辰,天色放亮、大雾散尽,我们便领军还!”
 
    “倘若当真如此,那是最好,那是最好!”喃喃念叨着,鲁肃直感觉心中狂跳!太不可思议了!看孔明如此稳重之人,竟用此等险招,向李林借箭?那是这么好借的么?
 
    早在诸葛亮邀鲁肃在夏口之外登船、美其名曰“取箭!”之时,鲁肃便暗暗观察过那些船只。粗粗一算,大概是四十只战船,每船配置二、三十名军卒船只全用青布为幔,各束草把数百个,分别竖在船的两舷,那时,鲁肃当真是一头雾水。及至凌晨时四、五更天,两人船队已接近李林的水寨,而此时,诸葛亮竟教士卒将船只横于辽军寨前,又命令士卒擂鼓呐喊,鲁肃见状,自然是大惊失色,唯恐李林驱船来袭,然而不管他如何劝,诸葛亮却是笑而不语,反而邀请鲁肃入船饮酒作乐。
 
    出乎鲁肃意料之外,辽营在一番躁动之后,并不曾驱船来袭,仅仅是布下重兵在江边放箭,用诸葛亮说的,丝毫不差,或多或少,鲁肃心下有些明白诸葛亮的打算了,他分明是想向辽军“借箭!”只不过出于安危考虑,鲁肃仍有些惴惴不安,反观诸葛亮,却是一脸如常,轻笑饮酒。见诸葛亮一脸安然,怀着不可叫他小看了江东文臣的心思,鲁肃勉接收起心中不安,与诸葛亮饮酒作乐,过了一小会,鲁肃忽然想到什么,疑惑道:“孔明!你如何得知今日有大雾?”
 
    “夜观天象所知!”诸葛亮微微一笑。举杯凝声说道:“为将而不通天文,不识地利,不知奇门,不晓阴阳,不看阵图,不明兵势,是庸才也,三日前我夜观天象,是故得知今日乃有大雾!”就算不是如此,我亦可用天术招来大雾,只不过需要付出些代价。望着杯中酒水,诸葛亮淡淡一笑,他却是不知,此刻鲁肃心中却是左右为难。
 
    此人,真奇才也!鲁肃眼神惊叹之色一闪而逝,出言赞道:“不想孔明竟懂此等学问,真奇才也!”说着,他脑海中浮现当日周瑜口中说的此人才识过人,果不为江东所用,当尽早除之!心下一叹,一面是道义,一面是我江东日后……唉…………
 
    似乎是发现了鲁肃的失落,诸葛亮疑惑问道:“怎得,子敬?”阵尽来划。
 
    “没,没!”暗叹着摆摆手,却见诸葛亮眼中有些疑虑,欲岔开话题,却忽然发觉一事,惊声说道:“孔明,船外动静好似停了!”
 
    “嗯?”顿时,诸葛亮的注意力成功被鲁肃转移,只见他侧耳倾听良久,忽然拍腿皱眉说道:“莫非被那李林看穿了?”
 
    “什么?”听闻诸葛亮所言。鲁肃面色微变,惊声说道:“倘若孔明之计被李林看破,那该如何是好?”
 
    “静观其变!”诸葛亮面色一正,羽扇微微摇着,双目望着桌案,凝重说道:“就看辽军眼下如何应对,亮便可知晓李林心中打算!”
 
    “唉……”神情复杂地望了一眼诸葛亮,鲁肃摇头苦笑道:“但愿李林不曾看破孔明之计才好,否则,风向不利于我等,李林若驱船追来,恐我等不及撤回!”风向?诸葛亮淡淡一笑,对鲁肃的忧虑丝毫不挂心上。两人正说着,忽然船外又传来阵阵破空声,显然是辽军继续放箭所致…………
 
    一盏茶工夫之后,鲁肃见辽营并无其他异常举动,遂心下一松,出言笑道,“幸哉,幸哉,李林不曾看破!”
 
    “呵,那可不见得!”哂笑一声,在鲁肃惊疑的眼神中,诸葛亮玩味说道:“或许,他李林只是想稳住我等先,此人,必有所图谋!”说着,他缓缓起身,微笑说道:“子敬,看来无法安然饮酒了,我等前去船头巡探一番!”
 
    “理当如此!”鲁肃亦起身,与诸葛亮与船头隐蔽处伫立。凝神望着辽营方向,听着耳边传来的阵阵破空声,诸葛亮心下更是肯定,凝重说道:“箭支不及方才那般密集。恐怕多半是李林为稳住我等。故意放箭!”
 
    “那……那怎么办?”鲁肃惊声说道。
 
    摇了摇羽扇,诸葛亮立于船头,轻声劝慰着“子敬稍安勿躁,静观其变!”话音刚落,他忽然瞥见一道亮光。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忽然辽营方向袭来无数道亮光,铺天盖地的亮光直接就压了下来。
 
    “这是…………”显然鲁肃也看到了,只见他凝神望着前边不远处,望着那些亮光离自己越来越近,面上惊恐之色亦是越来越浓,疾呼道:“火……火箭?!”
 
    转头朝着鲁肃苦笑一声,诸葛亮自嘲说道:“不想竟是如此,这下麻烦了…………”确实,那无数道浮现的光亮,正是辽营中射来数千支火箭所致,只见箭如飞蝗,一时之间,天空、江面,突显一片火红之色,甚为壮观。
 
    “子敬!”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