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其实充其量不过是箭矢上火而已本质上它便是指绑着引火物的箭矢

发布时间:2018-05-31 17:11 浏览:
“公谨,莫非还是他事?”鲁肃有些疑惑。
 
    只见周瑜起身在帐中踱了几步。忽而抬手指着鲁肃说道:“子敬,你且帮我再试试那诸葛孔明,你就对此人言,登船战于江上,弓弩自是不可少缺,今我营中缺少箭支,叫他为我打造十万只箭,我与他七日时间。七日之后。我欲登船与辽军再做交战!”
 
    “十万支箭?七日?”老实人鲁肃瞪大了眼睛。摇头皱眉说道:“公谨,你这分明是为难他人,七日之内,如何造的出十万支箭?”
 
    “呵呵!”周瑜微微一笑,低声神秘说道:“且劳子敬如实告知诸葛亮,既然是孙、刘联手,他刘玄德自然要出得几分力气,否则,还不如我江东独自抗辽!子敬!去吧!”
 
    “这……也罢!”摇摇头,鲁肃苦笑着离开了,心说“我这老实人夹在中间可真是难过啊…………”望着鲁肃很是苦逼的离去背影,周瑜哂笑一声。
 
    不说周瑜自是开始处理起营中军务。且说鲁肃来到诸葛亮住处,时诸葛亮正在帐内看书,只见帐外传来一声呼唤。
 
    “孔明!”
 
    “唔?”诸葛亮抬起头来,却见鲁肃走入,起身笑道:“子敬无事与亮闲谈耶?”
 
    “孔明说笑了!”鲁肃显然有些为难,心中正想着如何将周瑜的话转述诸葛亮,思索一下,他犹豫说道:“额,孔明方才是否见过都督?”
 
    诸葛亮愣了愣,一面请鲁肃入座,一面疑惑问道:“正是,子敬怎么了?”
 
    “多谢,也不是大事,方才我入见都督,见都督对孔明赞誉不绝,是否乃有此问!”话虽如此说,鲁肃眼神却是闪烁不停,显然是做惯了老实人,不善于蒙骗他人。
 
    “哦。是么?”诸葛亮轻笑一声,不置褒贬。显然他已经看出鲁肃语言中的破绽,为鲁肃与自己倒了一杯清茶,诸葛亮细声问道:“子敬此来,可有要事?不妨直言!”
 
    “这个…………”望着诸葛亮犹豫半响,鲁肃一咬牙,低声说道:“都督的意思是,他七日后欲与辽军一战,然而箭石少缺……是故……是故劳孔明督造十万支箭,助都督破辽!”
 
    “十万支箭?”诸葛亮显然是愣住了,听着鲁肃言语中的意思,分明就是要在七日内,打造十万支箭。这怎么可能?望了望鲁肃,却见他脸色也不怎么好,想了想,诸葛亮心下犹豫说道:“都督可曾提及其他?”
 
    “额?”鲁肃回想一来,很是为难说道:“都督别的都……都不曾说!”
 
    “不曾说…………”诸葛亮喃喃念叨一句。忽然想起一事,面上露出几分会心笑意,点头说道:“亮明白了,看来都督是考在下本事了!”
 
    “这…………”见诸葛亮不急反笑,鲁肃心下暗暗称奇,诧异问道:“孔明有把握在七日内督造十万支箭?”
 
 第二百五十九章 我让你借箭
 
    “毫无把握!”听了鲁肃的话,诸葛亮轻松的一笑,很是淡然的说道。
 
    “那…………不然我再跟都督…………”鲁肃则是面露苦色,又不是让他办事,鲁肃那样子可是比诸葛亮要难过多了…………
 
    “子敬放心!”诸葛亮微微一笑安抚着鲁肃,神秘说道:“此事,亮自有安排!”
 
    “咦?”鲁肃自是一头雾水。只是见诸葛亮不欲再说,他也不好询问。
 
    “造箭之事好说,只不过此事还需子敬相助!”诸葛亮微笑应道。心下却暗暗怀疑,他周公谨为何要考自己本事?莫非…………想到不妙处,诸葛亮心下暗暗提神,江东是江东,主公是主公,两者虽眼下合力,日后如何,恐怕难说,还是小心为好…………
 
    “只要是在下能做到的,孔明但言无妨!”老实人的鲁肃一脸正色说道。
 
    “呵呵!可是多谢子敬了!”诸葛亮笑着说道,眼中精光大闪…………
 
    成业六年八月十九日,天起大雾。不利于练兵,是故蔡瑁下令全军休整,不复操练。最近一段日子,蔡瑁可谓是春风的意。一来从周瑜手中小小胜了一两场,被李林一通嘉奖,二来嘛,他最近与李林麾下那些大将算是比较熟悉了,毕竟都是一帮征战沙场的汉子,一开始会有鄙视,但是时间长了都是为李林效命的,也就不会再有像当初那样被众人排挤在外的尴尬尴尬…………
 
    “待日后对战周瑜,阵型还需变动变动!”人就是这样,要是懒散,那就会一直懒散下去,有了李林在上面压着,还有一帮旁人的翘首以盼,更有无数的冷眼旁观,蔡瑁也不得不奋发图强一下,既然不比练兵,那么也就在帐内研究对付周瑜的阵法,以求得到更大的嘉奖,而毕竟他也是水军都督,虽然有名无实,但是这也是他的职责所在,而且蔡瑁也摸准了李林的脾气,只要自己能够立功,不管他蔡瑁是不是李林的嫡系出身,李林绝对会一视同仁,自己照样可以封将拜侯,所以眼下他更要做的,便是取得战功!
 
    “咚咚咚…………”
 
    “嗯?”蔡瑁歪了歪脑袋,喃喃自语道:“何处击鼓?”话音网落。他却是察觉到了鼓声传来的方向,心下一惊,“不好!”
 
    “大哥!”随着一声急呼,一人闯入帐内,蔡瑁一见,正是其弟蔡中。
 
    蔡中急急忙忙的怕了进来,焦急的说道:“大哥,江上鼓声震天,难道是周瑜前来袭营?”
 
    “不会啊!”果然是蔡瑁经验丰富,这样的天气怎么周瑜怎么可能会派人呢袭营呢?定下神来,蔡瑁正色说道:“走,前去看看!”
 
    “诺!”
 
    急急匆匆,蔡瑁、蔡中二人赶到水寨前端,却见水军副都督张允已率了数千弓弩手在江边集合,一见蔡瑁赶来,张允急声说道:“都督,重雾弥漫江上,周瑜军忽至,必有埋伏,不可轻动,不若弓弩手乱箭射之!”
 
    “怎么会……按理说,周瑜精通水战,岂会不知重雾不利于作战?”正思量着,忽然江面上鼓声越来越近,一时之间,蔡瑁亦有些惊慌。生怕当真是周瑜前来夺寨,这样的战局,谁知道周瑜会做出什么来,蔡瑁随即厉声喝道:“弓弩手听令,放箭!”
 
    蔡瑁一声令下,但见江边数千乃至近万弓弩手当即举弓弩齐射,而在这期间,不时还有听到鼓声而来的兵马,都在蔡瑁的指令下加入了放箭的行列…………
 
    时至半个时辰有余,江上鼓声近近远远,甚是怪异,叫暗暗倾听鼓声动向的蔡瑁有些诧异,不明敌军意图何为?想来想去想不出头绪,蔡瑁摇摇头,将此事归于周瑜探营,扬手喊道:“放箭!放!”
 
    话音未落二忽然蔡瑁感觉一人搭上自己肩膀,沉声说道:“德珪,主公有令!放火箭!”
 
    火箭,这个说法起源于东汉末三国时期,其实充其量不过是箭矢加是上火而已,本质上,它便是指绑着引火物的箭矢,火箭大多是在焚烧敌军器械、粮草、抬重时所用,亦或是在攻城战中,进攻的一方为焚烧城上防御,防守的一方为烧却城外井阑、冲车等物,除此之外,便是在江上作战时使用,主要目的为焚烧敌军战船,然而在平时,用到火箭的地方,却是极少。作为一种火攻的武器,它说到底,也不过是带。的箭矢。箭矢的制造从一开始的粗制滥造,到春秋战国时期,已相对的规范化,总体来说,分为箭簇、箭杆、箭羽,三者之间有一定比例,制造起来,较为麻烦。箭簇,也就是箭头,不用多说,多为青铜与铁质地,自秦朝始,箭簇总体趋向于三棱式,制作简便、镞体坚固、镞锋锐利,以及穿透力强,用料省。箭杆,也就是箭矢中间部分,一般用竹或木两种材料所制,嵌于箭头之下,古人将用竹制箭杆称为箭、将把木制箭杆称为矢,合称便有箭矢之说。箭羽,即便是箭矢尾端羽毛部分,除了床弩等大型利器用铁片制造箭羽外,普通箭支,一般用鸟类羽毛。而在箭簇与箭杆处绑上布条等引火物,并浸以火油,再经点火,方可使用,这便是火箭!
 
    经以上所述制造的火箭,只要不是在大雨、大雾、大风之中,多半是不会熄灭的,是故用来攻城拔寨、登船作战。可是相对的,火箭的成本要比普通箭矢高得多,而军中火油、布帛却是有限,是故,若不是非常时刻,领军作战的将领一般不会用到火箭。比如眼下的蔡瑁…………
 
    要知道,眼下几乎有万余辽军士卒集合在江边,手持弓弩,对着江上放箭。若是以一人十箭计算,万余辽军,需要消耗多少火油?多少布帛?在蔡瑁想来,用弓箭的杀伤力已足以拒敌,又何必多此一举。耗费火油、布帛等物质呢?日后用在与江东的大战上岂不是更好?是故,当蔡瑁转过头来,听着身旁那人说“放火箭!”一时之间有些愣神。
 
    “没听到么?用火箭!”来人眯眼望着大雾弥漫的江面,皱眉说道。
相关阅读